人權動態
返回首頁>“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及其新發展” 研討會召開

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之際,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中國人民大學人權研究中心于2018年5月5日舉辦2018年度“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及其新發展”研討會。來自中央黨校、中國社會科學院、南開大學、武漢大學、山東大學、復旦大學、西南政法大學、廣州大學、中南大學、西北政法大學、東北財經大學、對外經貿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等國內30多家高校、科研機構及政府部門的人權和馬克思主義研究領域的專家學者40余人參加了會議。

會議首先從促進人權研究的角度,認真學習了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5月4日召開的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會議一致認為,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大會上的重要講話高屋建瓴,視野宏大,內容深刻豐富,是一篇光輝的馬克思主義綱領性文獻。講話深刻闡釋了馬克思主義的科學體系、豐富內涵及其對人類社會發展的巨大作用,總結了黨帶領人民創造性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壯闊歷程和豐碩成果,提出了新時代繼續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要求。這篇重要講話對于更深入理解和闡發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和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都具有現實而深遠的指引意義。

會議圍繞馬克思主義關于人權的基本理論、馬克思主義人權觀中國化進程及其最新成果、尤其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等議題,進行了熱烈的探討。

與會專家回顧了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所經歷的艱辛歷程,一致認為,在改革開放以來,馬克思主義基本觀點、立場及其方法論,尤其其中關于人的本質、人類解放、社會主義本質等理論觀點,對建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理論起到了重大的指引作用。隨著進入中國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國人權事業發展也進入新時代。在新時代,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也將邁向新境界。

與會專家認為,堅持人民立場、人民民主、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等,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新成果,將會有力推動我國更積極自覺地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理論、人權制度、人權道路和人權文化。

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及其新發展”研討會主要觀點

“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及其新發展”研討會2018年5月5日在中國人民大學明德法學樓召開。會議的開幕致辭及其主旨發言單元,由中國人民大學人權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朱力宇主持。

朱力宇教授說,我們召開此次研討會,正值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紀念日。習近平總書記5月4日在中央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發表了重要講話,此次會議也是我們學習習近平重要講話的研討會。召開此次會議,我們不僅是為了紀念馬克思這位偉人,更重要的是對馬克思主義有關人權的理論和我國的人權實踐進行一些探討。

在開幕環節,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王軼教授首先致辭。王院長說,1818年的5月5日,馬克思主義的主要創始人、習近平總書記稱為“千年第一思想家”的馬克思就誕生在一個律師的家庭。我想,200年之后的今天,沒有比舉行一次認真的、嚴肅的學術研討會更合適的方式來紀念這位偉人了,也沒有什么比以專題探討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中國化問題更好的方式告慰這位偉大的思想家。我相信,我們今天的研討會一定能夠在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中國化及其發展的重要問題上,能夠達成重要共識。如果一個理論不能夠對實踐予以指引,它肯定不是一個有力量的理論,如果一個理論不能夠與時俱進,展現其發展的巨大潛力,它一定不是有生命力的。馬克思主義既能夠指導實踐,又能夠與時俱進,蘊含著發展的無限可能性。它肯定是一個有力量,而且有長遠生命力的理論。

中國人民大學人權研究中心主任韓大元教授致辭。韓教授說,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是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紀念日。習總書記昨天專門談到馬克思廣泛研究哲學、歷史學、法學,馬克思也是人類歷史上偉大的法學家。今年也是人類歷史上第一部社會主義《憲法》的頒布100周年,也就是說馬克思主義人權和基本權利的憲法化是從1918年的蘇俄憲法開始的。1918年蘇俄憲法又深刻影響到德國的《魏瑪憲法》??梢哉f,這部社會主義憲法的誕生改變了世界憲法的格局,對100年來世界憲法的發展產生了深刻影響。中國人民大學的人權中心作為教育部的人權理論研究和培訓基地,首要任務就是把探索和研究人權理論的中國化、時代化、體系化,作為我們的重要學術使命。我們從去年開始計劃每年舉辦一次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會議。今年是第二次。同時,今天也是學習習近平總書記5月4日重要講話的交流研討機會。今天的會議既是紀念會、學術研討會,也是學習習近平總書記昨天講話的座談會。

會議邀請了三位人權學界和實務界的前輩中國人民大學谷春德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劉海年教授、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人權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主任陳士球大使作為會議的主旨發言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谷春德教授,就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中的一些重要研究成果等問題,談了自己的感想。馬克思、恩格斯在他們散發著真理光輝的著作中,比如《共產黨宣言》《論猶太人問題》《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資本論》等等著作中,馬克思闡述了有關人權、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問題的大量理論,形成了馬克思主義人權觀和法治觀。我國理論界探究馬克思主義人權觀始于上個世紀90年代。在著作方面,1992年中宣部研究室選編了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有關人權的論述。1994年中宣部理論局組織編寫、由李洙泗主編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正式出版。中宣部理論局組織編寫了十本有關人權的著作,其中一本就是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1995年,由馮志遠主編的《論馬克思主義人權觀》正式出版。1997年由谷春德主編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與實踐》正式出版。在這些著作當中,有兩點值得注意,一是它不僅講了馬克思的人權觀點,而且也講了與人權有密切聯系的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觀點;二是它不僅講了馬克思的人權觀,而且也講了列寧、斯大林、毛澤東對馬克思人權觀的繼承和發展。另外還發表了大量的學術文章。根據本人對馬克思主義人權觀的理解和探究,我將馬克思主義人權觀的主要內容概括了四個方面:一是闡釋了人權的含義及來源;二是深刻的揭露了人權和人權觀的階級和虛偽性;三是闡明了人權是發展的,并受制于社會、經濟和文化條件;四是號召無產階級應當利用人權來實現自己的利益,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傊?,馬克思的人權觀蘊含著深刻的人權的歷史觀、人權的階級觀、人權的經濟觀、人權的發展觀,以及權利與義務統一觀。谷教授強調,中國共產黨人運用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人權觀,結合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實際,創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習近平總書記關于人權問題的一系列重要論述、關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論述等,都是馬克思主義人權觀中國化的最新成果,開辟了馬克思主義人權觀與時俱進的新境界,是我們新時代持續探究馬克思主義人權觀的基本精神。我們一定要認真學習,深刻領會,堅定貫徹,把馬克思主義人權觀中國化的理論探究,不斷引向深入,力求做出新的貢獻。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權研究中心的名譽主任劉海年教授在主旨發言中主要就馬克思主義人權觀中國化的進程,結合其個人的研究和經歷,談了看法。劉教授認為,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的第一階段是從建黨到新中國成立。人權觀念是從清末開始在我國傳播的。當時的梁啟超、孫中山先生等在這方面有許多認識。新文化運動的主將們如魯迅、李大釗、陳獨秀等也有很多認識,其中有一些論述是相當的深刻。李大釗和陳獨秀后來成為我們黨的創始人??梢哉f,從我們黨從建黨之初就開始了馬克思主義人權觀與中國的實踐相結合,也可以說是開啟了馬克思主義人權觀中國化的進程。從所查到的資料看,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就提出了人權問題,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提到當時在北京、廣州、上海、山東、江西等地建立了人權同盟。1923年,正式提出為自由而戰,為人權而戰這樣非常明確的口號。在井岡山根據地,制定了憲法性的文件,制定了《土地法》《婚姻法》《勞動法》。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我們黨為了更好地進行根據地建設,頒布了一系列的人權條例。應該說在這一階段,我們實現了在中國革命中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和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而且做的是比較好的。第二階段,全國解放以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確立階段。在這一時期,我們按照馬克思主義的理論,首先解決民主革命遺留的問題,首先就是要解決政權問題。打碎舊國家機器,建立新國家機器,這是馬克思主義人權實踐非常重要的必經階段。在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制度確立階段,我們貫徹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人權保障制度的時候有成績,但是我們黨也出現了非常嚴重的錯誤。第三階段,改革開放到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從“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討論,對兩個“凡是”的批評,到十一屆三中全會解放思想改革開放,這個標志改革開放。思想解放開始以后,在人權問題上出現了將近十年的磨合過程。這個過程中,首先就是人權口號能不能提出來。當時的主流觀念是,人權是資產階級口號,而不是無產階級口號。這個問題上有爭論有反復。一直到1991年江澤民同志提出要進行人權研究,不能回避。中央要求**研究,人權理論研究交給了中國社會科學院,人權政策交給了外交部,人權宣傳交給了外宣辦和國務院新聞辦。人權禁區開始打破以后,我國發布了第一個人權白皮書,提出,人權是一個偉大的名詞。接下來就是修改《憲法》,把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寫入憲法。這是我國人權事業發展中的一個重要標志,是個里程碑。后來在黨的一系列報告中提出以人為本、科學發展觀、構建和諧社會、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等,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的重要成果。我們黨確立了“五位一體”,提出了“四個自信”“四個全面”等,這對開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道路、發展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都具有重大的指引意義。

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人權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主任陳士球大使的主旨發言指出,從新中國人權外交的理論、人權實踐等角度探討了我國人權外交領域中踐行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問題。第一,關于馬克思主義關于社會主義人權的本質特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的形成和中國人權外交的實踐就是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的具體成果。馬克思主義關于社會主義人權的本質特征的描述,大體上歸納以下四點:一是社會主義人權的實質具有真實性,社會主義就是要讓人民能夠實際享受權利和自由;二是社會主義人權的內容具有廣泛性,人民群眾享受政治、經濟、種族、信念等各方面的權利;三是社會主義人權具有普遍性,所有人民享受各種平等權;四是社會主義人權還需要不斷完善和發展。第二,關于馬克思人權理論中國化的成果。中國共產黨奉行執政為民、以人為本的理念,在國內人權建設和對外人權活動中,忠實的,創造性的貫徹執行馬克思主義人權觀,經過長期實踐逐步形成了自己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人權觀,最顯著的特征:一是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指導,堅持共產黨領導,貫徹執行黨領導人權建設、黨保障人權、黨兌現人權的方針,并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入黨章,確立為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目標之一。二是闡明社會主義人權的基本立場,劃清與資產階級人權的界限,堅持有別于資產和人權觀的獨特立場和理論,包括強調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和集體人權的重要性,確立生存權和發展權為首**等等。三是人權的實現必須和本國的國情相適應,各國自行獨立地確立人權發展道路和模式,不受外國勢力的干涉。四是強調法治保障人權,即依法保障人權,依法享受人權,人權既受法律的保護,也受法律的限制。五是開展建設性的國際合作,相互尊重,平等對話。六是構建了獨特的人權保障體系,中國人權保障體系跟西方國家是有重大的區別,包括我們的政治體制、民主協商體制等都是保證人權的。第三,以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為指導的中國人權外交的實踐。中國人權外交的實踐基本上概括為,從超脫回避到引導全球人權是一個過程,也可以說從“觀跑”到“跟跑”,進而到“并跑”、到“領跑”。新中國人權外交大體上從1972年我們恢復聯合國的聯合席位開始。從1972年到1989年,我們是處在超脫回避和探索階段。從80年代開始,特別是1982年我們加入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開始,就是比較積極的姿態來參與介入聯合國的人權活動,也可以說真正意義上的中國人權外交應該開始于這個時期。1981年我們制定了關于中國參加聯合國人權活動的基本方針,是12字方針,獨立自主、積極慎重、穩步前進。1989年蘇聯開始解體后,美國人權外交的矛頭和重點一下轉向中國,從1990年到2005年美國及西方國家發動的11次“人權攻勢”,在人權委員會上提出關于中國人權問題的決議草案。從2005年到現在,我們發揮社會主義人權的優勢,占領道義制高點,擴大話語權,展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的影響力,積極參與和努力引導全球人權治理,開放了中國社會主義人權外交的新局面。

中國人權外交與西方和美國的人權外交的原則區別,在于在雙邊關系當中,我們不以人權劃線,主張不能干涉內政,要尊重各國自主選擇的人權道路,依照聯合國憲章和國際人權法開展國際人權合作,開展平等對話和交流,處理人權分歧。我在長沙會議上我講中國關于國際人才治理的基本理念,有32個字,即“互爭互信、包容互建、平等對話、求同劃異、人道為本、法治維權、公平公正、合作共贏”。我認為這32個字應該是我們引導全球人權治理的一個基本主張,實際上也是我們中國自己倡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人權理念。

會議第一單元的主題是“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進程與闡釋”。這一單元由山東大學人權研究中心主任齊延平教授主持。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人權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昕生大使發言指出,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中國化是以中國的改革開放,整個的進程密切相連。實際上改革開放就是馬克思理論與中國的具體實踐相結合的過程,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是整個過程當中的組成部分,這是一個基本看法。劉大使也認為新中國的人權外交理論研究和實踐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1989年以前,第二個就是1989年到2005年,第三個階段是2005年到今天。1989年以后,我們運用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指導外交,來捍衛中國的利益,捍衛中國人權的發展,和西方長達15年的人權斗爭,這個過程也是非常激烈的。2005以后進入新時期,人權理事會的改革,大大壓縮了西方國家,特別是人權理事會的影響和席位,原來人權委員會53位成員國西方國家占了10個,加上東歐國家一共15個,新的人權理事會西方國家只占了7個席位,這就為人權領域的國際合作奠定了比較好的基礎。更重要的是,中國的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使我們有能力提出和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樣有國際影響力的口號。關于新時期中國人權外交的基本方針,劉大使強調了幾點:第一,一定要堅持《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堅持多極化、多邊主義,支持聯合國人權活動,積極支持和參加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活動,爭取國際人權領域的話語權和道德高度,我們有充分的實力和能力。第二,中國把自己的事情辦好,專注于中國國內的發展,為中國走向世界打下基礎。根據習近平同志治國理政的思想,要把人權對外宣傳、對內的人權建設和人權斗爭三者結合起來,不斷地相互促進。第三,要倡導標本兼治,通過充分實現發展,達到促進各項人權基本自由。應該堅持將發展和人權相互促進,把兩者結合起來。國際社會應該致力于國際合作,減少貧困,因為貧困確實是危害人權和平等尊嚴的非常大的障礙。第四,要堅持人權國際活動,要互利平等合作,實現互利合作共贏。要推動聯合國人權機構,特別是人權理事會走向健康、正常的發展,積極對話、平等協商、合作共贏非常重要。第五,擴大國際人權朋友圈,以倡導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為目標,建立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人權領域的統一戰線。我覺得“一帶一路”是非常好的倡議,可以推動我們與其它國家的合作,治國理政的做法,人心相同,文化融通,中國輸入所謂的中國模式,我們發展道路和發展經驗,在人權領域,經濟社會發展領域非常有借鑒意義。

南開大學人權中心主任常健教授在發言中就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基本問題進行了闡述。馬克思在人權問題上的直接闡述主要是批判資本主義條件下人權本身的階級性、虛偽性等等。當時正處于資本主義發展初期,從各種人權文件來看強調對個人權利的保障,這是當時市場經濟的要求。人權保障一方面順應了當時市場經濟的發展需要,另一方面也帶來一系列嚴重的問題,如工人階級、勞動階級的利益并沒有得到真正的保障。從20世紀初開始,西方一些國家開始建立各種社會保障制度,應當說這個過程與馬克思的批判是有一定關系的,對此,國際社會也予以承認。我覺得這是馬克思批判性人權理論的重要貢獻之一。但是,也要看到,馬克思的理論本身有其局限性。馬克思認為要真正的實現人類解放就要消滅私有制,對于私有觀念的徹底決裂,對私有制的徹底決裂。在人類目前還不能夠擺脫一部分人壓迫一部分人來實現社會的持續穩定,還需要人與人之間通過競爭促進社會發展。馬克思當時講資產階級法權,我們在這個階段還需要所謂的資產階級法權,保障個人權利就是必要的。同時要看到,西方只是強調個人自由和權利保障,本身就有其片面性。我們主張的人權和西方是有差別的,比如西方強調個人自由,而中國強調生存權、發展權為核心。這不僅是關于權利核心的問題,而且涉及到對人本質的理解。從人的全面發展來理解人權,這與西方自由觀是有不同的。這里簡要提出幾點:其一,中國在強調發展的時候,強調公民權利與社會自由權利要協調保障,這是把馬克思批判的不能只強調自由權的精神納入到現在中國實際發展中去。其二,西方強調選舉權,中國也有選舉權,但我們重視的,不僅是選出代表,更關注在實際過程中人們怎么參與和監督。其三,人權保障的法制化是西方一直強調的,而中國走的人權道路最初并不是法治中心主義的,而是從行政政策這個角度來搞,諸如行政規劃、各種專項行動都不是法治保障方式。我們既有法律保障,還有政策方面的保障。其四,我們強調權利的時候,除了強調個人權利,還強調共同體的權利,個人權利和集體權利要平衡保障。西方國家在發展過程中,它的國內人權保障發展慢慢趨于平衡,但是國際方面西方沒有做得很好,中國提出國內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強調人類整體的發展權利。其五,西方強調人權的絕對性原則,中國則認為人權發展要考慮經濟發展水平、社會秩序以及各種現實條件,中國這些年能夠在人權保障方面有比較穩定的進展與我國經濟的發展、國內秩序穩定密不可分。不能把人權當做抽象的絕對原則。其六,西方強調人權的絕對性主張對外而言則容易將自己的觀點立場和人權發展方式強加于其他國家。中國強調文化是多元的,對人權的解釋也是多樣的,人權實踐方式也應該是多樣的,強調多元、對話、包容,人權真的要實現發展不是把一種人權觀點強加于其它所有文化。

東北財經大學人權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鮮開林教授的發言。研究馬克思主義人權觀時,是就個別語詞去看,還是整體地看待馬克思的思想,得出的結論確實是不一樣的。馬克思、恩格斯確實沒有專門的人權論述和人權著作,馬克思的人權思想和人權理論,是涵蓋于其全部學術著述之中的,尤其是人的自由和人的解放理論之中的。馬克思人權觀還有一個重大特點,就是它的批判性和建構性。馬克思主義人權觀的革命批判本質說明,人權不是超歷史、超時代的,而是具體的、歷史的、時代的;人權不是權利與義務的分割、對抗的,而是權利和義務是統一的;國家權力和個人權利不是一種對抗而是統一的;人權不是個別概念的抽象,而是特定社會本質的規定,這個社會的特定本質規定有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的?;诖?,可以說馬克思主義人權觀是我們觀察中國人權的一個理論基石,一個看家本領。在革命批判本質把握,特別是在社會實踐中來把握。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對人權的充分實現提出了崇高目標。馬克思的這一人權主張,今天還能不能成為我們的指導思想,過不過時?還有人把馬克思早期的思想和晚期的思想對立起來。馬克思的直接人權論述比較少,有很多潛在的東西都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基于當代中國的偉大實踐,我們也有責任去豐富和發展它。比如今天倡導的構建人類命運體的理念,便是中國對當今世界人權治理所提出的中國方案、中國智慧、中國貢獻。從馬克思主義人權觀的批判本質的角度來思考問題,會帶給我們很多新思考、新思路。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所趙建文教授發言指出,過去很長的時期我國是批判人權概念的,并且拿馬克思的話來批判。一些人認為馬克思沒有專門研究人權的著作,但看看《論猶太人問題》,里面幾乎都是人權,其中對財產權、自由權的評論都很專業,今天我們也不一定理解到那個程度。對馬克思的人權觀要全面看,馬克思不否定人權,他在德國工人運動時反復的說,德國工人不能沒有人權,馬克思反對的是虛偽和資產階級的人權,他想爭取的是工人階級的人權。趙教授特別談到,講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問題,需要關注一個人,就是孫中山。他的三民主義,實際上今天來看就是三大人權問題,比如,民族主義就是中華民族要和世界上其它民族平等,民權主義就是政治權利、民主權利,民生主義就是社會權利。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實際上就是人權。孫中山和馬克思的關系,就是聯俄聯共扶助農工,這就是一種接近馬克思主義的觀點。毛主席說孫中山是民主革命先行者,我們是他的繼承者。不管是講馬克思理論中國化還是講西方理論中國化,孫中山都是必要的步驟。在講民生主義時,孫中山提到馬克思有幾十次。他講的民生主義就是一種社會主義。他的三民主義研究是兩個理論的中國化,即西方理論的中國化和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中國化,所以很值得我們研究人權問題時關注。

西南政法大學人權研究院研究人員李超群博士在發言中指出,馬克思使用的人權概念,指向非常具體的人權概念,即法國大革命“人權宣言”中的人權概念。在《論猶太人問題》一文中,馬克思分析了啟蒙人權思想根本上難以解決的悖論,因為它建立在市民社會和政治國家二元分裂的基礎上。從中世紀晚期的市鎮革命以來,西方社會就已經出現了市民社會和政治國家的二元分裂。而啟蒙的自然權利論者并不是要去證明個人正當性,而是要在大眾觀念已經承認利己的個人具有天然正當性的基礎之上,去調和個人和共同體的矛盾。然而,在啟蒙理論中,個人和公民之間的協調問題并沒有得到解決。西方的人權概念或第一代人權概念都在講政治權利和公民權利,但是,馬克思主義恰恰是在啟蒙人權理論還處于上升期之時,便發現了它背后的問題,這些權利不過是披著公民權利、政治權利的“政治獅皮”的市民社會的成員權利,是個人利己的、關于財產的、關于物質利益的權利,是經濟性的權利,而不是政治性、精神性的權利。正是在這個矛盾中,馬克思發現了啟蒙人權理論有三重悖論,第一重悖論就是個人和共同體的關系。到底是個人是共同體的手段,還是共同體是個人的手段?由于出現了個人和共同體的分裂,啟蒙人權理論把我們帶到一個必須要做出非此即彼回答的困境中,要么后者是前者的手段,要么前者是后者的手段。馬克思發現,雖然理論上強調個人是共同體的目的,但是在現實中又在犧牲個人的利益;雖然在理論出發點上,要用共同體去彌補個人的不足,但是最后又把個人提升為目的??梢?,整個自然權利論是在個人和共同體之間搖擺不定的。第二重悖論是人的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問題。關于人權,我們可以給一個寬泛的定義,叫做人之為人的權利。但是,什么是人呢?自然權利論采取的方式是,提取人的最大公約數,從理論上忽視人的一切特殊性,財產、特殊關系、宗教、性別等等,最終發現所有的人只有一個共同點,叫做“自我保存”,基于這個邏輯原點開始演算出人的各項需求。演算的結果卻是,人是有特殊性的存在。從人的普遍性出發最終證明了人的特殊性,而自然權利論強調人權的普遍性,又恰恰試圖去消解人的特殊性。第三重悖論來的更直接,來的更現實。即便認可啟蒙人權理論對財產權利的重視,但是,人真的能夠在財產自由中獲得根本的自由和主體性嗎?馬克思發現了市民社會中潛藏已久的猶太精神,是什么樣一種精神呢?是一種貨幣拜物教的精神,人本來應該作為自己所創造的一切物質力量的主人,但是人卻成為了金錢的奴仆。而金錢是誰創造的?金錢是人自己所創造的。根據這個思路,馬克思最終完成了《巴黎手稿》。異化勞動論恰恰指出,人吃飽飯之后并沒有真正成為自己的主人,人在排除了其他人的壓迫之后,也不能夠直接成為自己的主人,因為人還受到人之外更大的力量壓迫,這個東西叫做物質,這個物質力量恰恰是人自身所創造出來的。由此可見,馬克思的人權理論恰恰不是過時了,而是超前于時代。它解決的是,人在吃飽飯之后還需要什么,人在不被別人壓迫之后還應該干什么。

西北政法大學刑事法學院邱昭繼教授在發言中認為,習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的講話上,用四句話概括了馬克思的一生,其中第一句話是馬克思的一生是為人類解放不懈奮斗的一生,而在馬克思的法律觀實際上也是圍繞人的解放展開的。為什么我們以前總覺得馬克思的觀點都是批判性的,因為馬克思法律觀是二元的自然法觀念,在批判資產階級權利的時候,他內心深處的東西是實現人的解放,真正的法律就是人的自由解放,就是早期馬克思著作當中所說的法律是人民自由的圣經。馬克思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講到唯物之法制觀,唯物主義的法制觀就是自由法制觀念。晚期的唯物主義的法制理論,馬克思只不過是把自然法植根于社會的深層結構,而這種結構包含了生產方式。馬克思認為資產階級的法律符合這種生產結構便是正義的,否則便是不正義的。這樣一種二元法律觀念,自始至終在馬克思著作當中都是堅持的。馬克思他在《論猶太人問題》一文中,側重對權利的批判,他認為這種權利應當是具體的、歷史的。他對人權觀念的批判也不是完全的徹底否定性批判,也在肯定其積極意義,這種權利對實現資產階級的解放是意義重大的,只是這種政治解放實際不是真正的人類解放。無產階級也應當通過法律去爭取無產階級法權比如勞動權。在談八小時工作日時,馬克思探討了工人階級的休息權利,八小時工作日制度對實現工人階級的解放意義重大,自始至終馬克思還是肯定權利的。

廣州大學人權研究院副院長陳佑武教授的發言。馬克思批判的是資本主義人權制度,是把人權作為手段來批判,而從來沒有否定人權作為理想和目的,從來沒有放棄過人權理想和人權目的。關于馬克思人權理論中國化的新發展階段,我覺得有三個階段,一個是1991年發布的中國人權狀況白皮書,那是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高峰期。再一個是1997年十五大以后的一段時期。還有就是十八大以來的這段時期。有幾個觀點,如科學發展觀、新發展理念,尤其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等,對我們人權理論的建設確實起了重要推動作用。第二個方面,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國化與中國人權理論構建這兩個方面是同時發生的,不應該分裂開來。我們討論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一定要把握重點,把握最新的東西,這個最新的東西,我認為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這一理念要融入到我國人權理論話語體系的構建之中,融入到我國的人權實踐之中,也要融入到國際人權主流,融入到國際人權治理當中。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將推動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話語體系建設的一個新的高潮。

南京市委黨校政法部張放博士的發言主要探討了以下幾方面問題:關于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形成背景,強調正是在無產階級人權意識逐步覺醒的歐洲社會革命關鍵時期,這一全新的人權理論得以誕生;關于該理論的精神特質,強調它以唯物史觀為立論基礎,著力弘揚科學理性、充分貫徹人本精神;關于該理論的思想脈絡,強調它基于對人和人權概念的獨特理解,充分揭露并批判了資本主義人權體系的“非人化”本質,明確提出了社會主義人權體系建構要求;關于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利用、限制和超越資產階級人權體系的具體人權實踐構想;關于該理論對當前世界、特別是對當代中國的現實啟迪。張博士提到,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并非價值相對主義者乃至價值虛無主義者,他們正是以共產主義的超越性價值為基準,開展對既有人權體系的現實批判的。因此,他們反對資產階級社會語境下的人權概念,卻大力提倡“人的權利”;他們批判政治解放的局限性,轉而倡導社會解放和人類解放;他們主張消滅私有制,代之以“重建個人所有制”;他們揭露資產階級法權框架下權利的不平等性和權利濫用現象,轉而堅持創設“平等的權利和義務”體系、明確提出“消滅任何階級統治”的終極目標,這都彰顯了他們為勞苦大眾謀人權、謀解放的價值關懷。在當前世界性大危機不斷發酵之際,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現實意義主要表現在以下三方面:一是倡導為所有人的生存權、發展權、自由權服務的社會主義前景、反對妄圖倒退回野蠻時代的壓迫行徑;二是在人權實踐中倡導真正尊重并弘揚群眾的首創精神和集體智慧的人民立場;三是在傳統的道德實踐思路之外,更加重視人權的科學實踐內涵,力求讓人權實踐朝著“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相統一”的方向不斷邁進。

山東大學人權研究中心主任齊延平教授的發言。齊教授認為,人權的勝利與終結,已構成了現代性危機中最具典型意義的悖論之一。人權是歷史的產物,其自身內含難以克服的分裂性和局限性,其泛化與泛濫已成為世界公害,其“承諾”的屢屢落空正在動搖其根基?!皞€人權利”對“公共善”的徹底勝利,既是現代性的必然結果,也是現代性危機的根源。奠基于“類存在”哲學之上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可拓展人權的哲學根基和歷史視野;“類本位”與“個人本位”形成的必要張力,可抑制人權的個體性極化傾向,催生新的人權觀。但新人權觀并不主張以“類本位”人權取代“個人本位”人權、以“集體性人權”凌駕“個體性人權”、以“社會性權利”淹沒在“個體性權利”,其核心意旨在于重拾人權的批判精神,尋求其進一步升華之道。

會議第二單元的主題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重點與特點”,這一單元由南開大學人權研究中心主任常健教授主持。

北京外國語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林建華教授的發言主題是,人民立場是研究做好新時代人權工作的基點問題。我們的人權研究和人權工作,首先要思考兩個背景問題。一個是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從哪里來的,跟人權有什么關系;二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什么特色,跟人權有什么關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具有雙重意義,一是社會主義必須要有中國特色,二是中國在人類歷史發展的進程中必須符合社會主義本質。為此。就必須解決三對重要的關系或者三個根本性的矛盾:中國的社會主義和世界的資本主義之間的矛盾和關系、中國的社會主義和世界的社會主義之間的關系和矛盾、中國社會主義的現實性與共產主義的遙遠性之間的關系和矛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在上述三重矛盾的突圍突破中逐漸形成和發展起來。關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特色問題,黨的十八大報告概括了四大特色:實踐特色、理論特色、民族特色、時代特色。十八大以來,特別是十九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經常講人民,人民在黨和國家生活中的重要性日益凸顯,習近平總書記一直講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人民是真正的英雄,中國人民有四種精神,創造精神、奮斗精神、團結精神、夢想精神。研究人權問題一定要先講立場,立場是基點。我們的立場實際上就是人民立場。堅持人民立場,一定要保障人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里面人權思想應該有一席之地。要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來理解人權問題。立場就是為什么人的問題,觀點就是解釋人權理論,方法就是怎么來實現人權。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人民立場是我們研究和做好人權工作的基點。研究人權也要與對社會主義矛盾的判斷聯系在一起,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矛盾也是體現人權問題。

中共中央黨校人權研究中心張曉玲教授的發言。第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是馬克思主義人權觀中國化的一個新成果。馬克思有自己的人權思想、人權觀。馬克思否定的只是資產階級的人權概念、人權實踐和社會制度,資產階級的人權觀念和制度是狹隘的,他們講的是少數人的權利,把人權變成了資產階級的特權,而馬克思主義的人權思想是超越了資產階級思想家的人權思想,可以說馬克思主義的人權觀是最科學、最深刻、最具有時代性的。馬克思主義的人權觀對資產階級的人權思想的超越,主要表現在:首先他對人權的理解,人權的目的和實質就是要求以人為本,它代表了人類的尊嚴。馬克思在他的科學理論中也深刻的揭示出只有建立社會主義制度才能真正的實現普遍的人權,這就是他們設想社會主義制度,共產主義制度,馬克思追求的是全人類的解放,他批判和否定的是資產階級人權,是為了維護廣大勞動群眾的人權,為了實現全人類的人權,他強調權利和義務相統一的思想,明確提出人權不僅僅限制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恩格斯明確指出平等一方面肯定了資產階級提出人權、平等思想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平等不應僅是表面的,不僅只是在國家領域實行,而且應當擴大到經濟和社會的一切領域。馬克思主義還提出婦女解放問題??梢?,馬克思主義之所以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的指導思想,就在于它的科學性、真理性,它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也揭示了人權發展的規律。第二,關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的特點。我認為其內涵非常豐富,具有人民性、全面性、實踐性、開放性。其中,人民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最鮮明的特點,特別是十九大報告里面多次講到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非常強調人民的權利。關于人民性的理解,首先要理解“人民”,人民是一個整體性的概念,把每一個個體都包含在里面,它不是抽象的,而人民的權利既包括整體的人民利益,也包括每一個個人的權利,所以在研究人民性的時候,或者在落實人民性的時候,要特別要注重對個人權利的保護。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要落實到對每一個人的尊嚴的維護。其次,人民也是分成不同的群體,在當前也需要認真研究社會上哪些群體他們的權利面臨的障礙最大。這就需要關注貧困群體、困難群體、社會弱勢群體的問題。在我們社會轉型期,弱勢群體不是少數人的問題,它是涉及到很多人自身的利益和權利的問題。對社會弱勢群體的保障不僅僅是為了保護這個群體,它的目的還是為了加強整個社會的團結和凝聚力??偠灾?,充分保障每個人的權利,特別是弱勢群體的權利,有利于加強不同階層之間的團結,更好地維護社會的穩定。當我們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最鮮明的特征人民性的時候,要具體關注這樣一些問題。

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原副秘書長陳振功教授的發言。第一,中國共產黨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的政黨,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必然是其指導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共產黨在作為革命黨時期,在領導工人階級進行斗爭中就提出“爭人權”的口號,在蘇區和抗日根據地就頒布實施一系列有關保障人權的法令和法規。我把這看作是馬克思人權理論中國化的嘗試。新中國成立后,作為執政黨的中國共產黨,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過程中,雖然出現過重大的失誤,但沒有停止馬克思人權理論中國化的進程。特別是在改革開放后不久,我們就提出,要理直氣壯的高舉人權的旗幟。馬克思人權理論中國化的一個重要事件是1991年11月中國政府發表的第一個人權白皮書《中國的人權狀況》。白皮書提出人權是一個偉大的名詞,并非常明確宣示,人權是社會主義實現的崇高目標。我把白皮書看作是馬克思人權理論中國化的一個劃時代的綱領性文件。它再一次開啟了馬克思人權理論中國化的進程。這以后人權進入黨的政治報告、寫入憲法和黨章,成為各個時期,黨和政府執政的重要理念。第二,馬克思人權理論中國化的重要成果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人權理論。馬克思人權理論并不一概否認人權,而是借鑒和吸收了人類優秀的人權思想。馬克思人權理論和中國的實際相結合,形成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人權理論。這一人權理論的實行,保證了中國發展的社會主義性質和方向,促進了中國在改革開放的新形勢下,人權在政治、經濟、社會等各個領域的發展、進步和成就。第三,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中國化,并不排斥與國際社會人權領域的相互合作和學習與借鑒。我們尊重《聯合國憲章》、《世界人權宣言》所闡述的各項基本原則,切實遵守我國簽署并批準的各項國際人權公約,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和理解。馬克思人權理論的中國化也為我們在與一些國家的有關人權問題的爭論和斗爭中,有了一定的話語權。

復旦大學人權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陸志安教授的發言。中國共產黨從創黨之初就已經開始致力于將馬克思主義理論分析人權問題。人權是中國共產黨人的戰略目標,共產黨在成立之初就設定了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這樣的目標,而民族自決屬于集體人權,人民的解放使人民成為自己的主人。關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主要有幾個觀點。首先,人權觀應該具有社會性。馬克思講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人的權利也是受社會關系制約的。人權的內容取決于政治、經濟、文化等等一系列社會關系的綜合。第二,人權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歷史的,人權的內容,包括優先順序、人權路徑的選擇等都是在一定的階段、根據一定的情況來進行的。第三個是人權的實質性。西方講人權,更多的是在程序上的不干涉自由和平等。我們國家則強調人權實現過程中,無論是協商民主還是共商共建,或者我們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觀,特別強調人民的愿望、人民的參與,以及人民的獲得感。我覺得這個獲得感在某種程度上來講反映的是實質性的人權。第四,關于人權的人民性。借用人民性的概念,強調人權既是個人的,又是人民的、集體的、社會的;一個人的權利必須在社會中,在與他人具體關系中實現的,一個人既有權利也有責任,人要為社會、為他人權利的實現創造條件。第五,人權實現的漸進性。第六,根據本國國情優先選擇人權發展道路的自主性。

中國人民大學人權中心研究員葉傳星教授的發言。葉教授認為,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中逐步形成了以人民為中心的理論話語。堅持人民立場、人民利益至上、人民主體性是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價值立場,是人的全面發展和人類解放思想在當代中國場景的呈現。這種人民中心主義思想超越了傳統的階級人民話語,吸納并改造了現代人權理念,具有廣泛的影響力和吸引力。就人權理論話語發展而言,必須認真對待這種不斷創新著的人民中心主義思想。人民中心主義思想構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的理論根基及理論核心,并進而形成了人民中心主義的人權話語。人民中心主義人權觀,超越傳統個人主義人權的局限性,又具有站在人類立場思考人類重大問題的歷史高度。人民中心主義的人權話語的主要內容包括:確立人民作為人權的主體、重視人權的社會本質、尊重人民自己選擇人權發展道路的自主性、注重以發展的眼光來理解人權、在公共政治生活中展開人權以克服人權的“私人性”、從人類立場來理解人權等。人民話語與人權話語的互動與相互影響,促進了我國人權事業的不斷進步和發展。

會議第三單元是自由探討。這一單元由西南政法大學人權研究院執行主任張永和教授主持。

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李世安教授的發言。關于有沒有馬克思主義的人權觀,我認為其實是有的,馬克思主義人權觀批判的是資產階級的財產權、人權,主張的是無產階級的人權,共產主義的基本概念就是追求無產階級解放的需求,離開無產階級就不叫共產主義了?,F在我們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要注意這個問題,現在出現的貧富問題如果不解決,人權就是空談。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關于人權的基本認識,我認為是,人權具有社會性、歷史性、階級性。

中南大學人權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毛俊響教授的發言。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可能就是用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立場方法論,結合中國傳統資源來闡發人權的理念、制度及實踐。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的特點包括:一是它的特殊性。用馬克思主義理論促進中國的人權理論和人權實踐,針對的對象應該是中國,應該是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人民的人權需求。二是它的建構性,用馬克思主義基本方法論來發展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應是一個創造性的建構過程。三是它的階段性和發展性。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過程中,中國的人權理論要不斷發展創新,現在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將來也要不斷地更新。在推動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過程中,還應當考慮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國際化問題:第一,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應當邁向國際化。應當讓有關人權的中國理念、中國智慧對于全球人權治理、對各國人權事業發展,發揮積極的影響,提供有益的參照,促進人類進步。第二,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能不能國際化應該取決這么幾個要素:其中應該蘊含了普遍的價值倫理;能夠提供被接受的人權規則;在制度示范方面有吸引力。中國把自己事情做好,實際就有很強的制度示范作用,被其它國家民族認同了才有可能國際化。第三,就是如何國際化,這涉及到發展路徑的問題?,F在的西方人權理念,在全球人權話語中占有優勢。這種狀況不是一天形成的,也不是自動形成的,而通過政治、經濟、文化、法律等各種途徑達成的。

陜西師范大學哲學和政治學院的張小軍副教授的發言。張教授主要談了中國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起源問題。馬克思主義人權觀在中國的傳播,起源于五四運動?!拔逅臅r”期中國人對蘇維?!稇椃ā泛腿藱嗟恼J識構成了中國革命和建設時期的人權理論和實踐的底色。五四時期的一些先進知識分子,在一些期刊上把《蘇俄憲法》的譯文轉載了很多次,張君勱的譯本在五四時期的期刊上廣泛傳播。1918年蘇維?!稇椃ā返膫魅雽χ袊藱嘤^念和實踐的影響表現為幾點。其一,關于國體的規定。1931年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規定蘇維埃全部政權屬于一切勞苦民眾。其二,關于民族自決原則。爭取民族獨立、民族自主權恰恰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很重要的推動力。其三,關于勞動人民權利保障。1918年《憲法》包括第六編《勞動人民權利宣言》。當時中國學者認為,這個東西可以和法國的《人和公民權利宣言》相媲美,顛覆了資產階級關于人權的認識。這一編里面規定了土地實行全民所有、交付勞動者所有、實現普遍的義務勞動制、解除資產階級武裝并使之不再掌握政權,武裝勞動者、建立工農紅軍等等。這其中的一些東西表面上和人權并不相關,但實際上當時的中國人認為蘇維埃憲法把數千年傳下來的資產制度推翻了,特別是土地所有制的重大變化,極大地增強中國人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鼓舞了中國人選擇蘇俄社會主義道路的信心。其四,蘇維?!稇椃ā愤€規定為保障和實現勞動者的言論、集會、結社的自由和權利,給予其物質上、技術上、精神上的幫助。它不像其它資產階級國家憲法對人權的規定僅僅是形式上的,而強調給予勞動權利在實質上的保證。

西南政法大學人權研究院執行院長張永和教授談到馬克思主義理論中的自由這一根本問題。中國現在面臨諸多問題,比如貧困、不平衡、不平等等等。對這些中國問題,我們要用馬克思主義的人權思想去解讀,這就產生一個應該思考的重大問題,即什么是馬克思主義的人權思想,我們如何定義和理解它。在研究馬克思的早期思想時,比如《論猶太人問題》、還有“林木盜竊案”等,我們發現其早期思想中談到比較具體的人權問題,能否把這些問題作為人權解讀的全部思想,這真的是一個理論問題。還有,他的晚年思想,馬克思去世以后恩格斯的思想,應當如何對待。馬克思所設想的共產主義社會中一定沒有人權問題,因為共產主義連法律、國家得沒有了,當然也不會有人權問題了。因而,如何界定馬克思主義,非常有必要深入研究。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所朱曉青教授的發言。我國理論界對馬克思主義人權觀的系統討論起源于上個世紀90年代,當時討論中最重要的一方面就是馬克思主義人權觀,還有社會主義中國人權保障、國家主權與人權的國際保護等等問題。馬克思確實沒有對什么是人權問題有專門的論述,但是馬克思確實是從他對資產階級人權觀的批判當中引出了關于人權的觀點,90年代初學者們提出了馬克思主義的人權經濟觀、歷史觀、階級觀、發展觀、國家觀,權利與義務的統一觀等。馬克思主義是動態發展的,我們對它的理解和研究應該是動態的,如果用動態的觀點來看今天的馬克思主義人權觀,尤其是結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確實還是有很多的演變和發展,或者有突破的地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的主要觀點包括:首先人權是歷史的產物,人權的充分實現要與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相聯系。而發展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每個國家的發展程度不同,不可能會追求同樣的標準,比如中國把生命權和發展權置于首位考慮。第二,人權既包括個人權利,也包括集體權利。人權推進的核心是要保證全體社會成員平等參與和平等發展的權利,應當全面、客觀、公正地認識一個國家的人權狀況,而不能是割裂的、僅僅局限政治性權利的那種認識。第三,倡導國際人權的合作。我是研究國際法的,國際人權的合作對我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能夠使得中國的全球人權治理理念在更大范圍內得以實現。

浙江大學法學院博士后研究人員韓振文博士的發言。自然法理念可能是馬克思一生中都堅持的。自然權利不是來自于國家實證法的授予,而是實在法選取上升為法律權利的場所與來源。權利源于主體間性交往商談的解讀,帶有無法完全消除的局限性,對權利的實現產生某些消極影響,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個是真正的真誠平等的商談,達到完全的信息對稱,這樣的情形在現實條件下是不可能的。二是來自交往行動的權利更側重于維護集體權利,而并不是個人權利,要使集體形式的權利共同體不輕易瓦解,在法律人看來可能是需要保持溝通意見的范圍。三是商談來的權利,對主體檢測的能力和素養提出了較高的要求,但是每個人的能力和素養不同,存在個體差異,這可能會給權利實現帶來不確定性,也有可能損害權利的品質。在當今法學界各思想流派紛紛“登場”角力下,需要認真對待可能被遺忘的自然權利,并為之審慎辯護與捍衛。

南京中醫藥大學人文學院講師陸藝博士的發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國化的最新成果,是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在新時代思想中,具有鮮明的人權價值意蘊,其中包括:把握時代潮流,自覺承擔人權保障的國家主體責任;堅定人民立場,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人權發展思想;全面從嚴治黨,優化人權事業發展的關鍵領導力量;依法治國理政,增強人權事業發展的根本法治保障;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世界人權事業貢獻中國力量。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僅表明了中國在人權問題上的立場和特色,而且彰顯了中國推動人權事業發展的國家責任。

北京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張雷、張舒瑜總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的要點,主要包括: 第一,堅持走適合中國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人權事業必須也只能按照各國國情和人民需求加以推進。第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過程,本質上就是不斷推動人權事業發展的進程。第三,堅持把人權的普遍性原則同本國實際相結合,堅持生存權和發展權是首要的基本人權。第四,以合作促發展,以發展促人權,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聊城大學法學院講師隋燕飛博士的發言。中國共產黨的十八大報告明確提出要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在過去的五年中已經獲得了重大發展,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也已經有三次飛躍性的新發展。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已成為新時代中國社會主義思想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對于實現全球人權治理意義具有重要的指引意義。五年來,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多次被納入聯合國決議,全球治理的中國方案贏得了世界廣泛的共識。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是全球人權治理的規范原則、理論基礎和正義根基。借助于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中西在人權領域中的溝通和交流會不斷加深,相互的理解和尊重也會逐步提高。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角度來看,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和西方的人權理論似乎是水火不相容的,彼此尖銳對抗的。比如,在社會權利問題上或許中西雙方能夠找到一個友好對話的基礎,不至于火藥味過于濃厚。通過對人性尊嚴和弱者的最基本尊重,使中西人權文化之間更加友好的交流,與以此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

菏澤學院政法學院朱延軍博士的發言。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國化是1938年毛澤東同志首先明確提出來的。而在這之前的人權理論陳獨秀、毛澤東、李大釗等同志都有關于權利的論述。這些言說應當不算作是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的一部分。在時間節點上,可以將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起點從1938年毛澤東提出來這一命題起算。鑒于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國化還有時代化和大眾化問題,在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發展中也要堅持時代性,與時俱進。諸如以人民為中心的觀點、人類命運共同體理論、集體人權理論等都體現了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的時代性。關于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基點問題。馬克思當年批判的是資產階級的天賦人權,我們探討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是基于法定人權。我們在探討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時應該堅持法定人權概念,而不是基于人的普遍性理出來的天賦人權概念。

在會議閉幕環節,受主辦方委托,武漢大學人權研究院執行院長汪習根教授做了簡要的學術總結。汪教授認為,會議始終圍繞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及其新發展,圍繞人權的理念和價值、內容、范疇和實踐路徑,從國際國內、政治哲學、社會學方面進行了深度的解讀和研究。具體可歸結為三點:第一,關于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的界定。這要考慮,一是馬克思本來的人權思想是什么,馬克思的人權思想不等于馬克思主義的人權思想。從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構建來講,首先是要研究馬克思對人權的態度。這涉及到關于人權的基本問題,如人權的本質、主體、內容,實現人權的方式等。馬克思理論的關鍵是把人的本質賦予人自己。實現人權的根本途徑就是要通過人類的解放來完成,他講的是革命性的人權,而不是像和平時期那樣構建性的人權理論,因而,這不意味著人權沒有構建性,只有批判性。馬克思就是要消滅私有制,實現公有制,就是保護財產權,實行民主制,兩者相加等于無產階級的生存。所以還是一個建構性的人權理論,馬克思170年前就提出追求幸福,即個人幸福和大眾幸福,這與美國的獨立宣言有本質上的差異。二是關于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中國化的基本內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是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的基本內容,如人民性,價值性、社會性等等。第二,關于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從哪里來的問題。這可以從三方面看,一是歷史邏輯,二是理論邏輯,三是實踐邏輯。歷史邏輯涉及到中國五千年文明史、200年馬克思主義發展史、97年中國共產黨奮斗史等等。理論邏輯則涉及對資產階級人權虛偽性的揭露,以及揭示人權來源的秘密,即人權源于社會的經濟結構以及社會文化的發展。從實踐邏輯來看,則包括從清末一直到現在的十九大,也就是革命實踐、建設實踐和改革實踐。第三,關于馬克思主義人權理論所揭示的人權向何處去的問題。一個是民主人權發展的新的邏輯起點,即從當今社會主要矛盾新的變化來展開。既然新的起點找到了,我們才能謀劃未來,追求美好的生活。二是以新的發展理念創新人權實踐,探討人權與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理念之間如何相互促進,這是一個新的課題。三是全面推進人權的整體發展性問題,以經濟、社會、政治、文化和生態文明融為一體的戰略布局促進權利的落實?,F在有一些國家治理目標,比如關于建設健康中國、美麗中國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等,都可以說就是人權建設。四是人權治理的保障方面,如“四個全面”戰略部署,其實它就是要為人權提供治理方面的保障。無論是從政黨的治理、政治治理、法治治理,還是從社會、文化等各個面的治理,都是人權治理的保障因素。五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的人權問題。馬克思在170年前就給出了一個解決世界性人權問題的根本方案,那就是《共產黨宣言》里面最后一句話“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F在,面臨全球化帶來的挑戰,中國提供的方案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上述這些問題,今天都有談及。

(中國人民大學人權研究中心 葉傳星整理)

(攝影/中國人權網)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5 RUC.EDU.CN 京ICP備05066828號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59號 郵編:100872 中國人民大學人權研究中心主辦,郵箱:hrc_ruc@163.com
国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三区